言情阁 > 九项全能 > 九项全能5200 正文 799 平息

九项全能5200 正文 799 平息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得不说,虽然柳絮飞论心计缜密,论大局眼光,不如柳纤纤这位号称‘当代则天女皇’的女人远甚,但到底是经历过爱情,对恋爱有过实操经验的人,说起爱情来,比纸上谈兵的柳纤纤更要精通。

    所以,柳絮飞为叶萌分析的张劲心理,还是相当有道理的。

    不出柳絮飞所料,当远在深市的张劲知道叶萌成为交换生,将要远赴星条帝国时起,原本从鹭市回来时就有点心思凌乱的他,更加不淡定了。有些纠结的患得患失,有些不舍!

    这种复杂却无法改变的现状,让张劲好几天都不太对劲,常常蹙眉发呆,常常神不守舍。

    张劲的异样,自然瞒不过以他为自己世界中心,与他同床共枕的何清浅。

    何清浅其实早就发现,自己的男人自从由鹭市回来后,情绪就有些烦躁。快一个月过去时又接了一个电话后,更是接连神态失常了好几天。

    何清浅心里着急,但张劲嘴里不说她也不愿勉强自己心爱的男人,只是更加努力的陪着张劲,更加细心的体贴张劲。

    每天张劲晨练后,何清浅总是会为他提前准备好一块热腾腾的毛巾擦脸;张劲晨读的时候,何清浅也捧着本书陪在旁边,娴静的为他沏茶;在床第之间竭尽全力的迎合张劲,即使原本因羞涩而百般抗拒的一些姿势,都无不配合。即使是已经习惯了被动,为了张劲的心情能够有所好转,也勉强压抑着羞涩,主动起来。

    就算那些羞羞的衣服,都不用张劲要求、命令,何清浅就会换着花样的穿给张劲看。

    只为了张劲能够开心,能够高兴!

    对何清浅来说,张劲心情的重要性,甚至更甚于自己的性命。

    在何清浅的努力下,张劲虽然对去家万里的叶萌仍然有所挂记。并通过潜伏在叶萌身边的‘间谍’,密切关注。但为了何清浅这个原以为自己做任何事情,也是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不要继续担心下去,张劲终于还是满满的放下心中块垒,重新快乐起来,也让自己与何清浅一起回到从前那种恬淡而甜蜜的生活中去。

    至于叶萌,想来身边有了柳絮飞与张飞云这种无论是背景、手腕儿,还是智商、情商都不俗的朋友的照顾,也会过得很好吧!

    至于两人间的关系将会发展向何处。张劲已经不能把控。只能顺其自然。看一步行一步了!

    如今叶萌去国万里,对张劲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分开来冷静一下总是好的。

    现在自己最关键的,是珍惜眼前人。是让何清浅开心,让叶红开心,让爸爸妈妈们开心,也让自己开心!

    …………

    时光匆匆,自张劲鹭市之行后,又是将近一个来月的时间过去。虽然地处亚热带的海窝子村仍然天青树绿,但早晚越来越频繁的海上岚霭,及床上已经换上空调被的遮盖,却提醒着人们。如今已经是深秋,已经是十一月了!

    这段日子,张劲过的安静而幸福,除了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不远千里的去到马来吉市。给叶红送去新鲜出炉的‘张劲牌’美容护肤产品、‘张劲牌’珠宝首饰,以及‘张劲牌’暖床器之外,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张劲都乖乖的呆在海窝子村里,做自己有房有地有老婆的幸福宅男。

    每天读书锻炼,每天或是跟何清浅不嫌肉麻的腻歪,或是跟刘老爷子斗嘴打屁,或是去村里挨家挨户的串门。偶尔呼朋唤友找来村里一众友朋胡吃海喝一顿,或是在周末的时候把深市里的几个死党折腾过来度假,吹牛打屁。

    日子逍遥,不亦乐乎!

    虽然说没有了何爸爸、何妈妈的存在,使得偌大小院儿只有两个常住人口,加上一个每日‘按时上下班’的园丁老头儿,稍显冷清。但对张劲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更加淡然,也更加无法无天的日子。

    就如何爸爸、何妈妈在的时候,张劲绝对不敢,何清浅也绝对不肯,关上院门后就在任何地方随意同张劲亲热胡来。

    如今少了何爸爸、何妈妈,何清浅就如同少了一张护身符,张劲就如同松了绑的种马,堪称荒淫无道。

    只要刘老爷子不在,只要张劲自己兴起,就不管场合的在何清浅身上乱来。

    虽然不至于每次都会有二而一、一而二的组合、拆分过程,不至于每一次都会有零距离到负距离的深入接触,但动手动脚动嘴,或是露骨的甜言蜜语,下流的挑逗,也经常弄的何清浅面酣耳热,羞不可抑!

    当然在厨房里、走廊中、庭院中、天台上、钢琴房中与张劲亲热,虽然让何清浅紧张,虽然每每在此之前何清浅都会小小的抗拒挣扎一番。但事实上,她对张劲的‘不要脸’不但不恼,反而心下窃喜!

    世界上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深爱的男人对自己迷恋呢?又有哪个女人能够抗拒自己深爱男人的诱惑呢?

    何清浅是个正常的女人,所以在这一点上,自然不能例外!

    这一天下午午睡后,刘老爷子又去棋坪欺负人去了。在后院老槐树下的躺椅上,张劲正把手伸进何清浅的衣服里的胸口处,做着舒张指关节的活动时,张劲的后院儿门突然被重重敲响,然后北宫朔月的破锣嗓子嚎了起来:

    “老劲,赶紧开门放我进去!现在胖子我的火气很大,你要是稍慢一步,就别心疼你这两扇大门,可别怪我破门而入了。”

    被打扰到的张劲,满脸欲求未满的将手从何清浅的衣襟处抽了出来,放满脸绯红的何清浅掩面跑进入小楼后,又遗憾的嗅了嗅手上沾染的女体馨香,这才没好气的扬声道:

    “老劲我正瘫痪在床,没空接待你!你自己翻墙进来开门!”

    然后,就在话声刚落的当儿,张劲就见到一个肥肥圆圆的身影,如球一般从两米多高的墙头升起,轻飘飘的越过墙头后,掉头向下,慢悠悠的落到地上。

    很俊的身法,堪称点尘不惊!

    这个弹进院子的球形家伙,自然就是北宫朔月了。这胖子虽然论轻身功法,远不足与张劲相比,根本做不出如张劲一般一跃十数米高的妖孽跳跃,但也远不是寻常人可以相比的,至少区区不过两米多高的墙头,还是难不倒他的。

    跳进墙来的北宫胖子向仿佛病入膏肓般瘫在躺椅上,动也不肯多动一下的张劲,遥遥的竖了一根中指后,这在再次扭过头去打开院门,将来海窝子村时,用来代步的车子开了进来。

    当胖子将车子在小院特意空出来用以停车的位子停好,刚刚下车,还不等开口埋怨张劲的懒惰,张劲就先一步开口堵住了胖子的嘴。

    “说说吧,昨天的订婚宴吃的怎么样?”

    说完,张劲又向北宫朔月的背后看了一眼,继续问道:

    “还有你家的婷婷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昨天就是岳文卓岳不群先生的订婚宴了,当初岳文卓来海窝子村送妹妹入虎口后,离开时曾经邀请张劲和北宫朔月一起前往。顺便,借着这个让岳家父母不方便发火儿的场合,将北宫朔月与岳文婷的事儿摊开来说。

    当时张劲跟北宫朔月说这事儿的时候,本来还打算去的。

    结果,因为何爸爸何妈妈在前段时间离开了,张劲不忍心留下何清浅独自守着这么大的院子,所以没有去。要知道之前去鹭市的两天,去马来吉市的一周,留何清浅自己在家,张劲就已经很抱歉了。

    那几天都是张劲找来聚福婶子等几个村中关系亲近的女同胞陪伴,不然以何清浅的小胆子,还不得彻夜不眠,攥着把刀守到天明才怪。就算告诉她有黑水晶、金子、银子在,无需担心安全问题,也不会管用的。

    之前的鹭市之行、马来吉市之行,张劲是不得不去,而岳不群的订婚宴,则不一样。那是人家岳家的大事儿,他不过是个外人,属于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羽量级’客人。

    至于北宫胖子的终身大事,也轮不到张劲操心。

    说实话,在张劲看来,这胖子就是好日子过够了找虐,才隐瞒自己身世的,入戏的表演白雪公主与灰小伙的故事。

    就算北宫胖子顶着一副*丝的面貌去参加人家的订婚宴,去跟准岳父岳母pk,以这胖子的本事,也用不着张劲去帮忙撑腰。在这件事儿上,张劲还是属于‘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浮云角色。

    所以,张劲干脆直接把请柬给了北宫胖子,让他自己去解决。

    而张劲这时候突然提起这事儿来,一是为了错开这胖子对自己懒着起身开门的审判,二也是自己真的对昨天胖子的受虐程度有些好奇,想要八卦一下。

    “唉!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张劲的问话果然功效强劲,不但消除了北宫胖子行将喷出的对自己的牢骚,而且还像是戳在北宫胖子的死穴一般,让北宫胖子原本那点不招主人待见的怨气统统化为乌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