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叩天门 > 正文 第二八五章 问天

正文 第二八五章 问天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数万载之前的事情难得去求证验证,其中究竟是不是有能够帮助自己的东西,一时间叶拙也不得而知,唯有先记在心里,以后慢慢琢磨,即便没有关于天之诅咒禁制确切的好处,只当见识也足称得上是极大的收获。

    不清楚落阳子留下的讯息之中是不是有所夸大,但就算有几分夸大,也足够让叶拙对数万年前的世界心驰神往的,破空飞升这种连落阳子也未曾亲眼得见,只是有所听闻的事情不提,只说当年时候西极大陆,也就是相里一族嘴中的大西洲修真世界盛景就足够让叶拙震撼不已了。

    如今偌大修真世界,金丹境界就足够稀罕,被人称作真人,元婴大能就是顶尖的存在,放在任何一方势力,都是铁打不动的老祖人物,叶拙实在想不出如今被人称作罪岛、罪民的自家离云岛当年时候的先祖,也就是落阳子嘴里提及到的通天一族竟会有那样的盖世辉煌。

    “金丹不过是入门?元婴不过是了了?元神化神才勉强算是高人?甚至元神化神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有可能吗?若这些是真的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都是因为那一场天地魔劫?难道那一场劫难不仅击沉了地处西极的大西洲,不仅在自家离云岛上留下了天之诅咒,于别处也有天大的影响?南荒境原本并不是如今的修真荒漠?其实整个修真世界,包括南天域、包括东临域,包括南荒、北地,也都有莫名的禁制笼罩?若这一切都如落阳子前辈所推测猜测的话,为何独独离云岛能够留存下来?离云岛人祖祖辈辈经受那恶毒的诅咒,不仅生前,死后都不得安生,又是何故,跟天之诅咒禁制,跟白骨深涧下的那颗魔头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

    叶拙嘴里吐出了一连串的问句,其中有关于落阳子话语之中提及到的,也有联想到自家,联想到其他一些落阳子并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诸多疑问之中,有些仅仅只是诧异,一时间难以接受的吃惊,还有一些则是真正的需要以后慢慢找寻答案的疑惑。

    祖辈的辉煌已然是过眼云烟,落阳子的记忆止于离云之境变成离云岛之前,而且就连这些,其实也只是泛泛而谈,点到为止,叶拙思量许久,也只是平添了一个个的疑问。

    叶拙能够感觉到,这些疑问之中可能就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反复思量之中,叶拙隐隐之中似乎还发现了一点什么,只是想要再细想想要将它揪出来抓住的时候,却又无处下手。

    对于这样的感觉,叶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难以接受的,相反,心底深处还有淡淡的欣喜。就像没有听到胡爻道人那句话之前一样,叶拙明白自己眼前又出现了一重遮眼的窗户纸,无论那些疑问有没有答案,无论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答案,单只有这么一份被遮眼的感觉,就足以让叶拙的前进方向更明确了几分,或许很久都难得解开,但也说不定哪天灵光闪现就能捅出一个洞来,看清楚窗户之外或者美丽或者丑陋或者平淡无奇的景色。

    至于什么时候灵光闪现,叶拙现在还不着急。若没有见过那一方天地之中景象,没有见到过白骨深涧下禁制空间里的竖眼头颅的话,叶拙或许还会对落阳子前辈的断语有几分不以为然甚至不屑,但见识过那些之后的叶拙,绝对确定,有关自家离云岛天之诅咒禁制的东西,绝对不是金丹境界的自己能够对付的。就算只是想要找到禁制核心,通过别的手段去破解,或许用不到元神化神境界,至少也要自己的实力再提升一大截才有可能,或许金丹后期,或许金丹大圆满,或许还要更进一步碎丹成婴才能够。就算一切顺利不出意外,那也至少是百十年甚至数百上千年之后的事情。

    因为认定被天道关注的缘故,落阳子前辈没有留下任何的功诀术法神通法门,但他留下的纷杂讯息之中也不仅仅只有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一时间叶拙想要求证也难的如烟往事,还有一些事情,却是叶拙能够去确认究竟,甚至已经有过接触的。比如传动大阵。当日从南荒境妖狱回离云岛时候,叶拙带着狐灵儿跟虫母小家伙两个乘坐的就是一座传送大阵,记得当时的狐灵儿都满是诧异,后来也说就算青丘山或者其他几大世家也没有,她只在典籍中看到过记载。

    依着落阳子前辈留下的讯息,当年时候传送大阵虽然也属于很罕见的高阶阵法,但也远不止两座这么少,至少每一片陆域之中都有一个,只是落阳子前辈并没有详细介绍传送大阵的用法,前一次也是误打误撞,凭着自身感应才激发,后来回到白骨深涧下山窟之中再回头感应时候已经没了那种感觉,想要借着传送大阵顺达南荒境妖狱或者其他几个同样有着传送阵的大陆,暂时的叶拙还不清楚怎么才能成。想要琢磨研究其中的秘密,或许要等到妖狱下次开启时候再进去一次才行,只是依着多年来南天域诸多世家跟相里一族的约定,唯有金丹之下的修士才可以进入其中,自己到时候需要先想办法混进去才能考虑传送大阵的事情,或许因为自己从妖狱离开的事情,已经引起他们的关注,准备改变约定也有可能。

    近百年之后传送大阵的事情也还远,还有一些东西却是眼下立刻就能够得到验证的,落阳子前辈直接将整座落阳秘境都留给了叶拙,此刻的叶拙,透过玉茧,不仅仅能够勾连到百兽图灵阵,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阵法禁制,又或者说,它们根本就是一座大阵的一个个部分。

    其它禁制阵法也就罢了,便是险地之中的一个个禁制,早在之前时候,叶拙就已经能够出入自如了,更不用说如今已经跟一众妖物建立了友好之极的关系,回头想想,上回险地之中的异动,自己感觉到的一股股悸动之意,应该就是落阳子前辈提到他被唤醒时候的动静。真正让叶拙心动的其实只有一处,不是整座大阵中跟百兽图灵阵重要程度不相上下,隔开险地跟四道川的部分,而是隐在险地深处的一个小阵,引得叶拙心动的不是小阵本身,而是在它遮蔽之下的一件灵物。

    一些灵草灵物,就算是七品甚至八品,也未必会引起叶拙太多的兴趣。

    虽然并没有确切的去比较过,但只从狐灵儿那里听来的种种,加上最近前后见识过的一群金丹境界修士尤其是胡爻道人这位青丘山人身上,叶拙已经可以确认,自己修炼的玄黄引灵经就是无上的心法,不会比他们任何一个修炼的更差,或许该说更强才对。当然,仅限于修炼之上,不像其他人,或许最开始时候,他们修炼的心法也是炼气诀一样的法门,只是更高阶,修炼效果更好一些,但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会修炼各家的核心功法,这些功诀往往是心法跟功诀神通相融一体的法门,修炼修为同时也在锤炼功诀,二者相辅相成,相比之下,自己的玄黄引灵经仅仅只是一门炼气心法,从最初到现在一直如此。不过对此叶拙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相反,玄黄引灵经这样的纯粹才更合叶拙的心意,能够最快提升自己的境界,最夯实自己的基础才是叶拙最需要的。

    若是以前没有铸就金丹的时候,叶拙还会想着借着灵草、丹药来加快自己的修炼速度的话,如今已经铸成金丹,那样的心思却是早就淡了很多,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实际体验,叶拙早就验证了早前听来的说法了,金丹之后的修炼就是水磨功夫,除非是一些传说中的仙草仙丹,否则再拿灵草或者丹药吞吃炼化,也不过是让自己更多一些空闲时间,若是有的话,叶拙自然不会介意,但若是没有的话,叶拙也绝没有心思去四处找寻采摘了,尤其不久前落阳秘境险地中一番扫荡已经将一个储物袋子装满,就算待在离云岛那样的绝地,里面的灵草也足够自己用一年半载之后更是如此。

    相比于灵草,对于灵材叶拙的兴趣还要更低点,就连原本需要各种物事配合才好修炼的无漏经都因为一些机缘而省了那些麻烦,这么些年,除了专门找寻过灵羽翅之外,叶拙还没有专门去寻过什么东西,就算碰到了也不过是顺手丢进储物袋里,等着什么时候有机会碰到一个修真集市去交易给别人,换成自己勉强还能用得到的灵草或者丹药。

    不过今天,落阳子前辈神念提及到的这件东西,叶拙却是真的动心了,品阶什么的还在其次,这样被落阳子称作天生宝胎的灵材最重要的是它的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