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唯将终夜共展眉 > 正文 番外 向死而生【完结】

正文 番外 向死而生【完结】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看着展眉越走越远,然后消失在救援队挖出的乱石洞口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季小涵。

    费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过是看到季小涵的半只手。

    这个角度并不能让我看见她的模样。

    我们是穿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两个人只能活一个。

    但我知道,这样迟迟没有等来救援是因为负责救援的人根本没有想好救谁。

    秦誉不知道救谁,他肯定是考虑到了我的身份。

    我是江海川的长子,江家唯一的儿子。

    如果死在这个地方,我们江家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我跟继母的关系并不好。

    但是,活到这个年纪,经历了这么多,也懂了人情世故的复杂。

    就注定了他一定会犹豫。

    当然,秦誉肯定也考虑到了顾展眉的想法。

    展眉是想要救我的。

    也许她没有完全跟我重回当年的感情,但是她是一个容易赖别人的人。

    她的生活很孤单。

    她也是个敏感而软弱的人。

    她的身边应该有个人来陪着她。

    但是秦誉不是合适的那一个,我虽然不在军营之中,但是,我知道,秦家跟克里斯家族一直有矛盾。

    在展眉跟他闪婚之后,我过了最初的怨恨之后,渐渐了解查到的所有一切,都让我越来越明白,展眉跟着他不会有好日子过。

    展眉的母亲楚颜,秦誉的战友乔志鹏,往深处再说一下,当年在秦誉身边的季小涵,都因为是秦誉身边的人而被害的。

    克里斯家族的势力,一直是在兜兜转转的去竭力的报复破坏秦家。

    如果展眉也留在秦誉的身边,难保不会跟她母亲一样,被牵连到没有命。

    我想要保护她,想要跟她在一起。

    想要跟她过完这一辈子。

    秦誉做不到的,我都能做到。

    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我也未必能够做得到。

    我动了动手指,越渐模糊的世界里面,听见季小涵跟齐浣低低的说话声,然后就是齐浣离开的脚步声。

    等齐浣走了之后,季小涵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才笑着问我:“你觉得秦誉会选择救你?”

    “你害怕?”

    我问季小涵。

    季小涵有些底气不足:“我怕?”

    她冷笑:“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当年为了秦誉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受了这么多苦秦誉会不知道吗?他会救我的,他一定会救我的!而你,会死在这里!”

    我喘了口气,默然不语,保存所有的体力跟精神,等着展眉回来。

    她说过,会救我,让我等着她回来。

    我会听她的话,遵守跟她的约定。

    等着她回来救我。

    但是我不说话,却让季小涵有些急躁:“你干嘛要救她?”

    我依旧不语。

    季小涵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甚至去破坏她的婚姻,现在装什么大义,居然还救她?她如果死了,你得不到,秦誉也得不到,不就没什么可争的了吗?”

    “我虽然自私,无耻,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让她死。”

    是的,这么多年了。

    我从未想过让她死。

    我很自私,在对待展眉上。

    但是我喜欢她,想要把她留在我的身边,让她去别的男人身边,去成全她的婚姻,我做不到。

    所以我不择手段,千方百计去破坏她的婚姻。

    很心机,也很无耻。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

    只有在我的身边,她才是最安全的,不用去作为秦家的儿媳,秦誉的妻子而被克里斯家族锁定谋害。

    也不用担惊受怕。

    我喜欢她,会好好的保护她,甚至,愿意为了保护她而付出我的命。

    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在她被季小涵拽住的时候,去拉她那一把。

    顺手把季小涵给拽上。

    即便是现在被困在这里,我也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做出来的决定。

    “你不让她死,但是你会死。”

    季小涵的声音凉凉的,有点恨意,也带着恶毒。

    我皱了皱眉毛。

    眼皮有些沉重的想要合上,但是一想到展眉说过的话,我就觉得很安心。

    “我相信他……她会救我的……”

    我开口。

    却未想到,紧接着,就有齐浣的声音响起来:“她不会救你的。”

    我眉毛拧紧。

    就听见身后,季小涵询问齐浣的声音:“拿到了吗?”

    “嗯。”

    齐浣应了一声。

    季小涵的声音就提起了精神:“快给他打上。”

    我心里面一紧,眼皮的疲惫沉重感,瞬间消除。

    然后努力的睁大了眼睛。

    就看见齐浣走到我的面前。

    我想要开口说话。

    却不想,齐浣那边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然后在我的胳膊上面扎了一针。

    那一针。

    来的突然。

    我想要挣脱开。

    然而,长时间被困,再加上本来就伤口严重失血。

    我的身体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浣在我的胳膊上一连注射了三针药剂。

    那些东西注入身体,心脏急速跳动。

    疲惫感有瞬间的延缓,而身上的疼痛也仿佛开始消失。

    甚至,有了极度精神亢奋的感觉。 我想要说话。

    齐浣一直用衣袖捂住我的嘴巴,紧张的看着我所有的反应。

    我的眼睛看见了那只注射器滚落在地上。

    身后季小涵的声音笑起来:“你快死了……你没法等顾展眉了,顾展眉救不了你!秦誉就算是听她的话救你,但是等她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断气了。”

    她的笑声断断续续,却很兴奋快意。

    在药物促使的极度兴奋之中,我的心脏狂跳。

    心房的颤动,让我觉得呼吸急促,然后,渐渐的,兴奋值的感觉仿佛到达了一个巅峰。

    接着,骤然狂跌下去。

    我知道……我确实如同季小涵所说的,等不到展眉回来了。

    在眼前陷入黑暗之前,好像走马灯一样。

    我恍然间看见了很多东西。

    展眉在温暖的午后,慵懒的靠在学校的紫藤下面,半眯着眼睛看英文书。

    像是一只可爱的猫儿一样,看见我走过去,先是不在意的扫了我一眼,之后,就像是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但是仓促之间,手上的英文书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她伸手去捡,我也弯腰去捡。

    两个人碰到了同一本书。

    然后,她傻傻的笑了一下,将手缩了回去。 我把书捡起来,开口:“都背熟了吧?给我听听。”

    她傻傻的笑容凝滞了一下,显然什么都没记住。

    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找了借口道:“等我去买瓶水喝,然后回来背给你听,你等我回来。”

    说着,起身就溜。

    我这次,不想要等她回来了。

    她去的太久了。

    我怕等太久。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奋力伸出手,然后抱住了她。

    我说:“记不住也没关系,我能教你。”

    她转头,笑吟吟的看我:“真的?不嫌我笨了?”

    “不嫌了。”

    其实,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啊。

    展眉。

    2017结束了,2018年,祝福大家狗年旺旺旺。

    我的展眉也更完了所有番外,之前说过写船戏,后来,我真的酝酿不出船戏的氛围,特别是有了逸尘的番外之后。

    我实在是……写不出男女主的船戏。

    十分抱歉,但是谢谢大家对展眉的支持,我爱你们。

    给所有展眉的读者说句‘过年好,大吉大利,健康如意’。

    好了,我去吃年夜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