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仙魔变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第一件致胜之器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第一件致胜之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韶华陵中,仙一学院誉满天下的天人剑即将成为绝响,而在距离韶华陵百里之遥的一片山坡上,一批大莽的官员和修行者正在迎来死亡。

    这些大莽的官员和修行者,包括几名炼狱山弟子,都是闻人苍月花费了很多手脚,和那名云秦女潜隐一起,从大莽国内抽调过来。

    在那名云秦女潜隐走出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这些大莽官员和修行者便以为只是虚惊一场,在此处山坡的营地中,用过了一餐在前线已算是十分丰盛的宴席之后,这批人中的绝大多数人,便都认为接下来自己将会被送返回国,然而很快,所有这些人的腹中都是一阵绞痛,痛得肠子都似乎在一寸寸断裂,痛得连其中的修行者,都根本无法调用自己的魂力。

    饭菜有剧毒!

    所有这些人都反应了过来。“为什么!”一名面色无比苍白,额头上全部都是滚滚而落的汗珠的大莽修行者,对着负责看守他们的一名身穿鳞片甲将领,愤怒而不解的喝问道。

    这名将领转过头不去看他,只是冰冷道:“你们应该明白,闻人大将军要确保万无一失。”

    “只是为了怀疑我们这些人里面,还有那名云秦女潜隐的同党,就要我们所有人为她陪葬?”这名大莽修行者凄厉的笑了起来:“原来闻人苍月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放过我们,这一餐只是给我们吃饱了上路的送行饭?”

    这名身穿鳞片甲的将领依旧不看他,只是冷漠道:“为了大莽,为了这战的胜利…无论是你们这些人,还是我们的生命,都不算什么。”

    “好一个为了大莽。”大莽修行者厉笑道:“只是被逼着这种死法,和自己甘愿为大莽而死,是不一样的。”

    身穿鳞片甲的大莽将领微微垂头,没有应声。

    听到他们两人的交谈,其余所有人都明白了迎接自己的结果,“闻人苍月这个狗贼,我和他无冤无仇,竟然狠毒到这种地步…”“我对大莽忠心不二,为什么要我陪着那云秦潜隐一起死!”一时间,怒骂声,哭号声响成一片。

    “麻将军!”

    一名身穿灰色官服的中年大莽官员对着这名身穿鳞片甲的大莽将领哭号了起来:“麻将军,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寻寻常常的书簿官,又怎么可能和云秦潜隐扯上关系,你快救我一救!”

    这名大莽将领嘴角微微抽搐,却是依旧摇了摇头,“这是军令,我不得不执行。”

    中年大莽官员哭喊了起来,“麻将军,我还请你吃过饭的…”

    这名大莽将领在心中默然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身,走远,只当没有听到。

    ……

    夕阳渐落,随着夜色渐浓,东景陵细雨倒是停了,只是秋意更浓。

    唐初晴站在距离城墙不远的一条民巷中,看着被大莽军队占据的城墙。

    他已经知道了大莽传奇箭师公孙羊的死亡,但对于林夕能够从千军万马中将公孙羊找出来,杀死公孙羊,他却并没有感到什么惊奇。

    因为当年的坠星陵之战里面,张院长也曾数次直接杀死对方的最为重要人物,引起的慌乱甚至一度影响了对方的大军行动。

    林夕在大莽军中的名气,似乎还要超过他的想象,大莽军队在还没有出现大规模死伤的情况下,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在之前的十余停时间里,城墙上大莽校官的喝骂和厉叱声此起彼伏,根本就不停歇…一支需要靠低层军官不停以责骂鞭笞等方式来约束的军队,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在这样的气氛之下,甚至那些低阶将领也会出现动摇,而到那时,整支大军便会直接变成一盘散沙,一点风吹草动,便会引起大面积的溃败。

    然而就在此时,唐初晴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他听到城墙上那些大莽低阶军官的厉喝声越来越少,却是有许多从喉咙里发出的沉重呼吸声,像远处的浪潮声一般滚滚响起。

    ……

    城墙上,城墙外的大多数大莽军人都在服药。

    服一种白色的,略带青黑的药丸。

    千魔窟有一种花,十分漂亮,开得漫山遍野都是,这种花大多都是紫红色,色彩鲜艳,花瓣上有黑色如眼的色斑,被称为魔眼花。

    这种花的茎叶、果实中的汁液,只是经过简单的提取,炼制成药,便有麻醉镇痛,治疗腹泻、痉挛、甚至提振精神,让人在重伤之下支撑过去的惊人功效,但因为这种药物会使人产生很大的依赖性,常用或者过量之后,会对人的神经产生永久的伤害,所以在千魔窟,这种魔眼花一直被作为双刃剑,受到严格的掌控。

    然而李苦死后,昔日足以和炼狱山并列的千魔窟,便不再是以前的千魔窟,这种花,更是被引种到炼狱山后面的肥沃火山灰荒原中,大量的种植,成为了炼狱山的另外一项重要资源,成为了大莽军方此刻手中极为重要的一项秘密武器。

    原本绝大多数大莽军人的士气已经低落到随时都有哗变的可能,然而在服下了两颗这种药丸之后,很快,这些大莽军人眼睛里的血丝就变得更红,呼吸更为燥热,神情便渐渐的不再恐惧,而是开始充满了亢奋。且他们经过了长途急行军和攻城的身体,似乎将疲惫全部驱逐了出去,显得比平时还要精力旺盛,每一个人都不想安静的坐下或是依靠在哪里休息,都显得有些多动。

    申屠念平静的看着这些变得亢奋的军士。

    这是他砸出的第一件致胜的武器。

    他一共有三件这样的致胜的武器。

    地面开始再次震颤。

    东景陵的城中,云秦战鼓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大莽军队,在夜晚来临之际,并没有以城墙为防线停歇,而是直接对着东景陵城内发动了进攻。

    而且是大军的全线突袭。

    除了一万后军之外,其余大莽近七万大军,分别从数十个方位,同时进城,和东景陵之中的云秦军队,开始战斗!

    ……

    “你的魂力消耗得很厉害。”

    无为观的军部之中,曾柔看着林夕,道:“申屠念直接就在此时发动全线进攻,你没有什么时间冥想修行恢复魂力。”

    林夕看着这名面容文静的军方高阶将领,道:“这不是最为关键的…最为关键的,是申屠念和闻人苍月一样冷酷,根本不在意这八万大莽军人的生死,而且天已经黑了,神木飞鹤飞在天上,也已经看不到太多东西。”

    曾柔点了点头,“你需要什么?”

    林夕看着他,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这句话,却道:“我认为,申屠念这种打法依旧是孤注一掷的打法…即便他的手中有这么多惊人数量的药物,可以使得这些大莽军人至少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体力和斗志亢奋得甚至超出平时,但进行巷战,他们的损失还是会比我们大出许多,他们的七八万军队,如果就这样打下去,是耗不光我们这城里的云秦军人的。”

    曾柔明白了林夕此时的意思,道:“我和你的看法也是一样。想必你也认为,他还有其它可以对我们造成惊人杀伤的手段。”

    “我的确也是这么认为。”林夕看着曾柔的眼睛,想了想,道:“我不可能掌控这城里所有的战斗,这城里的战斗,都需要你们军方和唐大人的指挥和统御,但我有可能能够改变一些其中最为重要,能够决定胜负的战斗的结果…所以我需要尽可能快的军情传递,我需要城中各处的比较重要的战斗,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能让我知晓,不管那战斗是刚开始,还是已经要结束。”

    曾柔微微沉吟,认真道:“已经要结束,或者已经结束的战斗情况,也要传报到你手中?”

    “一定要!”林夕深深的看着他,“虽然第一次见面,但为了这里数万人的生死,为了之后更多人的生死,请将军一定要相信我…即便是刚刚结束的战斗,尤其是死伤最为惨烈,我们的重要力量折损的战斗,也必须以更快的速度传递到我的手中。而且一定要设法在四停的时间内,就传递到我的手中。”

    曾柔没有出声,只是对着林夕行了一个军礼。

    这个军礼,在军中,是下阶将领对高阶将领行的军礼,这个军礼,便已经充分表明了曾柔的态度。

    “曾将军你对于大军统帅的经验远在我之上,自然判断得出哪些战斗对于东景城更为重要。我需要将军做的,是最快的情报传递…而我,要找出申屠念其余致胜的地方在哪里,并设法阻止他。”林夕并没有说什么谦虚的话,只是看着曾柔,说道。

    曾柔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很快,十数名军官到来,在原先的沙盘两侧,又开始布置两个沙盘。

    林夕看着黑下来的天色,看着这四面皆是杀声的城池,知道这必定是自己生命里迄今为止,最为漫长,最为艰难的一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