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仙魔变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很久的这夜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很久的这夜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夕看着布满血迹的地面,弯下腰,捡起了四瓣透明的裂片。

    他其实并不想马上杀死申屠念或是白衫剑师,至少他很想从申屠念或是白衫剑师的口中知道这颗珠子到底原本有什么功用。

    只是他现在只是一名耗光了魂力的修行者,他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也全部都是耗光了魂力的修行者,根本没有人能来得及生擒申屠念和这名白衫剑师。

    ……

    没有了魂力支持的炼狱山神官们,也早已失去了平时的威严和骄傲。

    即便只是面对普通的云秦军人,他们都已经丧失了信心,就连身上平时尽显神性光辉的红色神袍,在此时都沉重得让他们自己感觉到窒息。

    申屠念的倒下、死去,更是让这些炼狱山的神官彻底的绝望。

    “杀了他!”

    一名斜靠在墙角的炼狱山神官对着他身旁拳头大小、毛茸茸的白色蜘蛛发出了命令。

    他便是和唐初晴一战,被唐初晴洞穿了胸腹的那名能够驾驭魔变的炼狱山神官。

    此刻失去了所有的魂力,他胸腹的那条伤口也无法镇压得住,翻卷的皮肉直接和那些雪白的蜘蛛丝脱开,内里的肚肠等物都凄惨至极的流了出来。

    只是他依旧不甘心就此死去,他还强撑着一口气,想要看看自己的这只白色蜘蛛能不能在史册上留下浓重一笔。

    这一抹黑暗化成的无数微尘,不仅消弭了所有这片街巷中修行者的魂力,就连妖兽体内的魂力也不能幸免。

    然而即便没有魂力,他这头白色蜘蛛跑动的速度还是很快,而且他很清楚,他这只白色蜘蛛无论是身上白色的绒毛,还是口内的毒牙,都非常的毒。

    ……

    这一只白色蜘蛛忠实的执行着临死的主人的最后命令,跑成了一道白光。

    然而这名硬吊着一口气的炼狱山神官却看不到他所希望看到的景象。

    在距离林夕还有数十米之时,这只白色蜘蛛突然停顿了下来,它感觉到了恐惧。

    金色的云秦小凤凰从林夕的袖口中钻了出来。

    它也已经失去了魂力,但它也依旧能够飞翔。

    它飞了起来,就像扑食老鼠的鹰隼一般,直接降落到这只白色蜘蛛的头顶。

    它的爪子狠狠的扎入了这只白色蜘蛛的绒毛内,毫无顾忌的啄着这只白色蜘蛛,将这只白色蜘蛛直接啄死,然后一口口啄着吃掉。

    坠星天凤,不惧百毒…一些毒物妖兽,对于它,原本就是大补之物。

    这名炼狱山神官看到此幕,他痛苦的咳嗽起来,一咳,他的胸腹便流淌出更多的内脏,他便在痛苦和不甘中死去。

    上百名云秦黑甲军人冲到了林夕等人的身边。

    这些军人里面,便有一个是云秦军方的统帅,曾柔。

    此刻他冷峻的面目上,闪现着掩饰不住的欣喜。“要燃烽烟么?”他用最尊敬的目光看着林夕,问道。

    “当然要,火烧得尽量旺一些,希望秦惜月她们能够看到。”

    林夕点了点头,他靠在了自己原先背着的,装着大黑的箱子上,回答曾柔。

    此时虽然对方总统帅和圣师已经全部身死,但即便没有任何的意外,这支大莽军中还有许多将领,不管他们绝望与否,这座城,还是要将数万大莽军队消化掉,战斗还会持续很久,还会有许多云秦人死去。

    断了一臂,身上又是无数割裂伤口的唐初晴此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但是他却笑了起来。

    “申屠念最后舀出来的,是什么珠子?”他笑着,忍不住问身旁满脸水泡的楚夜晗。

    楚夜晗是云秦仅有的数名大匠师,对于魂兵和一些符文的研究,自然是现在所有人之中最高。

    “不知道。”

    楚夜晗也摇了摇头,他也转头看着身前的林夕,问道:“林夕,你知道申屠念手中的是什么珠子?”

    林夕摇了摇头,将手中拾到的四片裂片递给楚夜晗:“不知道。”

    楚夜晗微怔,只是第一时间肯定,入手的这四片裂片,比他见过的任何宝石、水晶都要更加纯净和透明。

    “你不知道申屠念最有把握的这件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不选择避开他,却一定要在这里?”他忍不住看着林夕,说道:“你明明知道,你对于东景陵比我们任何人都要重要。我们可以死,但你不能死。”

    林夕看了他一眼,擦着流淌到眼睛里的雨水,摇了摇头,轻声道:“因为申屠念也会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会出现在这里。”

    楚夜晗眉头微蹙,他不明白林夕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他看到林夕额头上的汗水和雨水混在一处,他看到林夕的面容苍白且极其的疲惫。

    他便骤然明白了。

    不管是风行者或是将神的称号背后,这名青鸾学院的天选学生,毕竟是个人…即便是当年的张院长,也是一样。是人,就会累。

    所以在来这里的时候,林夕已经不像自己和申屠念等人想象得那么强大。

    对于这个战局,他已经无能无力。

    所以,如果申屠念还有什么极其强大的东西的话,林夕便希望申屠念能够用在他身上。

    他或许会死,但能够消耗掉申屠念手中最后一搏的东西。

    “所以申屠念一开始就错了。在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申屠念就已经错了。”楚夜晗看着林夕,轻声感慨道:“因为他没有想到,你会如此不惜和这座城共存亡。”

    ……

    高亚楠和姜笑依都比任何人要了解林夕。

    而且林夕已经告诉两人,他在处理那些双头犬的事情之后,便已经没有影响这个战局的能力,对于这个城池的作用,或许便已经不如一名巅峰大国师。

    所以两人从一开始就很清楚,林夕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让申屠念的最后手段用在他的身上。

    想着那一颗珠子怎么会全无作用,让申屠念这样的人物都失态到那种地步,再看着林夕此刻浑身都在出汗的样子,高亚楠的心情便又紧张了起来,“你有没有什么事情?”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林夕的额头,生怕还有什么意外发生。

    “没有,只是头脑反而更加清醒了些。”林夕看着她和姜笑依,摇了摇头,“只是太累了而已。”

    高亚楠的手微颤。

    她很心疼。

    林夕一直是一个很阳光,在任何绝境之下都不言放弃的人,然而这战局的大起大落,那么多云秦军人的壮烈牺牲,却是让他都甚至自己“寻死”,要守住这座城。这期间多少激烈的情绪变化,这短短的半夜时间里,多少生死变幻,他又怎么不疲惫,不虚弱……同一个夜。

    在遥远的大莽炼狱山,最高的一座火山口的中部,一座黑色火山石雕琢而成的大殿里,张平和二十六名和他一样身穿红色神官袍的炼狱山年轻弟子盘坐在地上。

    六名浑身散发着黑烟和火焰,无比神秘和威严的炼狱山大长老,齐聚在这座大殿里,审视着他们。

    唯有炼狱山最重要的日子,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才会聚集在一起,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张平微垂着头,看着已经放到自己手中的东西。

    这是一片靛蓝色的棱形晶片,闪着宝石般的光泽。

    然而这并不是宝石,而是某种神秘的药液凝结而成。

    这是炼狱山修炼魔变的最重要环节,这是修炼魔变必须的秘药,在炼狱山之中,也是极其的珍稀,以至于要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同时出现,监察这一仪式。

    所有和张平一起,能够坐在这个大殿里面的炼狱山年轻弟子,都知道如果能够修炼成功魔变,在炼狱山中便是一步登天,但他们也同时清楚,唯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承受住这片神秘的魔变药物的入体,能够活下来。

    所以很多人的面色都是极其的惨白,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

    没有人知道此刻张平的心情,没有人知道他的心中在想着什么。

    他只是低垂着头,看着这片靛蓝色的晶体,在这所有人里面,他第一个安静的将这片晶片刺入了自己的手腕之中,用自己的魂力,包裹着这片晶片,让这片晶片全部融化在鲜血之中,奔行于他的血脉之中。

    有两名瘫软在地,不敢使用这魔变药物的炼狱山弟子被带了出去,就在殿门外被杀死,抛入下方的熔岩池中,魔变药物被重新收起……其余所有的炼狱山弟子,也都和张平一样,使用了这魔变的药物。

    一名名炼狱山弟子很快的无声的倒下,死去,身上的所有血脉裂开,流出黑色的脓血。

    在死去之前,这些炼狱山的弟子的面孔,已经扭曲得完全不像是人类,虽然时间并不长,虽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他们似乎已经遭受了无尽的痛苦。

    最终,唯有四名炼狱山弟子还坐着。

    张平也在其中。

    他的肌肤变得苍白了一些,面孔也扭曲着,一根根血管浮现在他的肌肤表面,扭曲如符文,全部是恐怖的靛蓝色。

    一名炼狱山大长老点了点头。

    能够有四名炼狱山弟子最终承受住魔变的药力,显然已经让他和其余的炼狱山长老非常满意。

    这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开始离开这座殿宇。

    黑色殿宇里只剩下了四个还活着的人,以及一地的尸体。

    在林夕和高亚楠、姜笑依还有秦惜月,还在东景陵和大莽军队艰难战斗着的这同一个夜,张平在炼狱山,晋修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