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仙魔变 > 正文 第三十章 拒绝

正文 第三十章 拒绝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夕首先陷入绝对的震惊,然后他突然有些莫名的哀伤,他看着依旧平静的南宫未央,又忍不住看着自己袖子里探出脑袋的吉祥。

    他想到了大荒泽泥湖里刚刚出生不久时的吉祥。

    吉祥也是云秦人眼中的异类。

    林夕明白,所有的异类,通常都不会有好的命运。

    “这不可能。”

    他忍不住看着妖族的这三名智者,用力的摇着头,“就算是某种突变,又怎么可能让她和你们看上去连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就连她的头发和眼瞳,都根本不是绿色,反而像云秦人?”

    手持着树杖的妖族老妇人智者也忍不住连连的说了几句悦耳却晦涩难言的话。

    老者叹息了一声,“池豌智者说你说的的确不错,然而正是因为不可能…这就像猫群里陡然产出了一头狮子,所以才会让我们所有族人都开始恐惧。”

    “然而要说完全不可能,却也存在着无数的可能。”顿了顿之后,这名胡子用细藤扎起的妖族老人,缓慢而无奈的说道:“古妖林里面毕竟有无数我们也无法理解的东西,有我们无法理解的遗迹,符文,还有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植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引起了这样的改变。但不管如何,这样的结果却确实的出现了。”

    南宫未央沉默的想了想,抬起了头,看着这名妖族老人,认真问道:“之前没有任何的云秦修行者到过这里?”

    “没有。”妖族老智者看出了南宫未央心中的想法,看着她的眼眸,同样认真的回答道:“你不能怀疑你父母之间的忠贞。”

    “那好。”南宫未央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我成了你们族里的异类,那你们做了什么?将我们的父母驱逐出去?或者试图将我杀死?”

    “这里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三名年迈的妖族智者全部摇了摇头,依旧由会说云秦话的妖族老智者池蒲出声,缓慢而清晰的解释道:“你问池小夜就应该明白,我们族里人虽然都大多聚集居住在这里,但我们所有族人,从能够独立生活开始,就是绝对独立的个体,想要做什么,都没有人会干涉,即便是父母,也不会干涉。我们这里没有任何高低尊卑之分,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命令另外一个人做什么事情。”

    “没有人会想要将你的父母驱逐出去,或者想要将你杀死。”

    妖族老智者用睿智且慈爱的目光看着南宫未央,轻声道:“只是我之前说过了,我们的族人都很害怕改变,我也说过,你的出生,让我们所有族人都感觉很恐惧,包括你的父母。”

    “你的父母不想让所有的族人都陷入恐惧里,他们也不想你的出现,会给这里带来什么改变。”

    “然后他们做了一个决定,他们决定带着你离开这里,到外面去看看。”

    ……

    这间神庙般的建筑物内里,重新恢复了寂静。

    因为妖族老智者已经说得很清楚,而南宫未央又已经在沉默的思考。

    “然后我父母就离开了这里,之后的事情你们就不知道了?”

    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南宫未央抬起了头,看着妖族老智者,说道。

    “是的。”

    妖族老智者沉重的点了点头,看了看林夕背上用布包裹着的长剑,又看着南宫未央的眼眸,“然后一直到今天,我走到你们身后,同时感觉到了两种熟悉的气息。”

    “他身上的剑是我父母的佩剑?”

    南宫未央转头,看了林夕背着的长剑一眼,继续问道。

    妖族老智者安静的说道:“是你父亲的佩剑,这是他们在古妖林修炼的时候所得…这是一柄非常独特的魂兵长剑,符文可以牢牢吸附魂力,是我这一生见过,最适合云秦御剑修行者的魂兵长剑。他们将这柄剑命名为灵犀。”

    南宫未央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她的双手,却是不可察觉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所以我的父母可能是在大荒泽里,遭遇到了什么修行者,然后战死在了那里,只剩下我被青鸾学院的人发现,救了下来?”她低下了头,看着绿色的地面,轻声问道。

    妖族老智者能够想象南宫未央的心情,他看着这名时隔多年之后,已经成为圣师而回到出生地的面嫩少女,还是点了点头,“可能外界的修行者,从来没有见过你父母那样绿发绿瞳的修行者,本能的敌对,又或者他们看上了你父母身上的东西...这里面,也依旧是有无数的可能。”

    林夕陡然觉得背上的长剑变得十分沉重。

    因为他和南宫未央的友情,以及南宫未央的命运,而变得异常沉重。

    虽然他也是一个不属于云秦的旅人,但他自从在鹿林镇中苏醒之后,便有了让他可以接受这个世间的父母和妹妹,然而南宫未央在懂事的时候开始,面对着的便是一座凉沁沁的皇宫。

    林夕陡然彻底明白,为什么南宫未央会是现在这样的性格…在那样没有多少人情味,没有世间的烟火气里长大的南宫未央,恐怕也只会有喜和不喜两种特别分明的情绪。

    他转头看着南宫未央,就想着是否要将自己背着的这柄剑交给南宫未央。

    然而此时,南宫未央却似已经彻底想明白,她的整个人都已经重新变得平静。

    “你们和我说过了我的身世。”南宫未央已经看着三名妖族智者再度出声:“但还和我说了不少别的话,你先前说的一切事情都有起因和结果,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不是得到这柄长剑,如果你不是因为对这柄剑,大荒泽和这里有些模糊的记忆,你们今日或许就不会和池小夜出现在这里。”妖族老智者看着林夕和南宫未央,温和的说道:“一些和我们这里有关的事情,将来就会引起更多和我们这里有关的事情,即便隔了很多年之后,都有可能对我们这里产生改变。”

    “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所有人,不管修为多高,对于古妖林,对于这片天地,依旧渺小得像一只行走在巨山下的蚂蚁。如果巨山倒下,蚂蚁就会被压死,而且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而且任何的蚂蚁,都不会知道巨山什么时候会倒下,做什么事情,最终会引起巨山倒下。”

    “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这里的所有族人,都很喜欢和享受这样平静的生活。”妖族老智者感慨的看着遮挡门口的藤蔓,透过那些阳光透进来的缝隙,看着外面的一切:“所以我们觉得,要保持目前这样的生活,保持目前这样的绿野城,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变。”

    “不要有任何的改变。”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智慧的光芒。”妖族老智者转头看着林夕,缓声道:“所以你应该明白,能够让我们这里发生改变的,不仅是有可能的外敌侵入,还有一些不同于我们这里所有人的思想。”

    “任何的变化,总是由想法的变化开始。”

    林夕一直在沉重而认真的听着,他听懂了这些妖族智者的意思,“你们是想一成不变…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所有的族人里面,就真的没有什么坏人?你们这里没有律法,不干涉任何人的举动,那你们怎么能够阻止坏人的作恶?”

    “这是很自然的。”妖族老智者看着林夕,解释道:“一个人,如果族人都不喜欢他,都远离他,他自然会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可是还是会有池小夜这样越过古妖林出去的族人。”林夕蹙着眉头,道:“虽然是一个听上去很完美的,和谐共生的精灵国度,但也很像一滩死水。”

    “当然会有想要出去看看的人。”妖族老智者微笑道:“我们也有族人设法穿过古妖林,甚至用草汁掩饰了自己头发和眼瞳的颜色,隐匿着自己的修为和能力,出去外面的天地看看,但几乎所有出去的,都会忍受不了外面的丑恶和纷争而想回到自己的家乡。这在我们看来,也是一种心灵修炼的过程…事实上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所有我们回来的人,都会更加注意不向族里人提及外面的世界,都会更努力的去保持这里的一切,甚至会更努力的去维护我们的天然屏障,令古妖林也亘古不变。”

    “这里的所有人,就像天然避世的隐者。”林夕想了想,抬头看着这三名妖族智者,“所以你们认为向我提供帮助,帮我组建一支巨蜥骑乘军,也会给你们这里带来改变,所以你们拒绝提供这样的帮助?不让族里的人帮我培育法精藤?”

    “这只是我们三个人的意见。”妖族老智者用睿智的目光看着林夕,道:“我们不会干涉别人的意见。”

    “可是你们的意见却往往等同于其余所有族人的意见。”林夕蹙着眉头,看着这三名妖族智者道:“因为你们的族人会认为你们说的是对的,听从你们的意见。”

    “你说的或许不错。”

    妖族老智者并没有什么搪塞,点了点头,“只是我如果调换一个位置,换了你,你应该也不会想卷入外面的战争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