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别样仕途:靠近女领导 > 第1068章 不阻拦

第1068章 不阻拦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yqingg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文定的顺利回归,让县里还没掀起多大的风浪瞬间就平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万物公司再也没有迁址啊撤资这些风声传出来,投资商们也重新开始和燃翼县里接触了。

    连续一个月,燃翼县里的投资就达到了一个小小热潮期,虽然没有出现像万物公司那样的大手笔,但过亿的投资,也出现了两个。

    这个成绩,对于县里来讲,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一时之间,张文定在县里风头无双,县府那边几近无声了。

    这天晚上,张文定又和黄欣黛在一起吃饭。

    这是他约的黄欣黛,一方面是要对黄欣黛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是想自我放松一下。

    没办法,这一个月来,他真的是身心有些疲惫了。不停的有人汇报工作,有投资商要和他见面。

    大家都觉得,他既然经历过了这么一次考验,那以后的路,肯定会很顺很顺,这时候,一定要和他打好关系,为以后的发展,多一条路。

    当然了,也不排除,有人会想到,这个事情之后,省里对他肯定会有所补偿的。这时候提前和他搞好关系,比他得到补偿之后再搞关系,那要划得来得多。

    “这个把月,你都瘦了。”黄欣黛看着张文定的脸,忍不住就伸手摸了摸。

    张文定任由她摸了一把,然后道:“吃饭就好好吃饭,别总想着吃我豆腐。”

    “还吃你豆腐?你以为你长得很帅啊!”黄欣黛回了一句,然后又笑了起来,“现在外面都在传,省里会对你有所补偿,你自己怎么想的?”

    “什么补偿不补偿的?没这个说法。”张文定笑了笑,道,“组织上可能考虑到我工作方面的原因,也考虑到了县里和市里联系得更紧密的一些的原因,对我的工作加了点担子。”

    黄欣黛道:“只是加担子,不是调离?”

    “嗯。”张文定点点头,“级别提一下吧,但没那么显眼。”

    “市政协的副主席?还是市人大?”黄欣黛问了一句。

    以张文定的资历,去市委高配一个常委,明显是达不到的,到市政府当个副市长,然后再兼任县委一把手,他的资历也还是差一点。所以,只有市人大和市政协了。

    毕竟,一个市里,副厅的位置就那么多,人大和政协是最好安排的了。

    张文定摇摇头,道:“都不是,市政府,市长助理。级别上去了,又不显眼,还能够明正言顺和市里各部门打交道。其实上次是有人恶意诬陷我,所以省纪检来查了,但省里对我的情况是了解的,对我是信任和支持的……”

    黄欣黛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这个职位确实好。级别到了副厅,位置又不显眼,跟市里各部门打交道的时候,各部门也不能不给面子,这样一来,对于燃翼的发展,那真的是特别好了。

    黄欣黛问:“那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我的打算就是好好工作,把县里的发展搞起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不管是哪个岗位,都要对党和人民负责!”张文定一脸严肃地回答,目光望向窗外。

    窗外灯火辉煌,一片盛世景象。

    张文定神情认真,说话掷地有声。

    黄欣黛看着他认真的脸,觉得这样的男人真帅。

    人们常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可是,如此心中有大爱而且还特别热爱工作认真工作的人,那就更帅了。

    “燃翼有你,真是幸运。”她情不自禁地感慨了一句。

    “我能来燃翼,我很幸运。”张文定也感慨了一句,然后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道,“燃翼的干部群众,普遍对我都很好,我在这里工作得很开心。另外一个,说实话,把燃翼这么一个地方发展起来,这个成就感,超越了我以往所有的工作。”

    “对于没能力的人来讲,穷地方一无是处;对于能力强的人来讲,穷地方就容易出成绩。”黄欣黛点了点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带领燃翼发展起来了,燃翼的人民群众当然也会很喜欢你,对你很好。不管怎么说,人还是讲感情的,公道自在人心。”

    张文定小喝了一口酒。

    茅台。

    今天武云不在这里,但武云在这儿是放了很多酒的。毕竟,这儿是黄欣黛的住所,她也是要常时来住的。只不过呢,张文定到这儿来的时候,武云就不会过来。

    说起来,张文定这一个多月来,和武云还没见过一面呢。

    他不知道在纪检那事儿上,武云有没有出过力。这个事情,不需要问。就算武云没出力,但张文定身为武家的女婿,这一点,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怎么着都算是武家的人,都算是借了武家的势的。

    黄欣黛没有喝酒,也没有阻止张文定喝酒。

    她虽然很想要生孩子之前让张文定戒酒一段时间,但是,这段时间,她明白张文定的压力有多大,她也知道,张文定今天能够向她透露出要上副厅了的好消息,这就证明,这是张文定在长久的压力之下,一个心情很放松的时间点。

    在这个时间点上,她不能不让张文定喝点酒。

    她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毕竟怀孕主要是自己的事情,只要自己好好地把身体养好,好好地按照张文定所教的一些引导术进一步加进身体底子就行了。至于张文定嘛,只要不是天天喝酒,那也只能随他了。

    唉,有时候,计划是不如变化的。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看着张文定杯里的酒喝完,黄欣黛又往他杯子里倒了半杯,道:“这次等公示完毕,县里的有些工作,你该调整的,还是要做出适当的调整。对于我们来讲,企业规模这么大了,县里一般人也不敢过来惹我,但是别的企业,别的新进来的投资商……体验不一样,对你们县里后续的招商工作,以及方方面面的发展,都会影响的。”

    这个话,看着似乎在在干涉张文定的工作,但实际上,张文定明白,她是这在委婉地提醒他,他现在虽然没事了,并且还要提级别,而且还会继续在燃翼县里工作,但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被纪检查过一次的人,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他能量大,但有些人,却有可能会觉得他说不定会被再查一次呢?

    不管怎么说,县里一些重要的岗位,该调整的,还是要调整一下。

    这个问题,是张文定目前切切实实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这一个多月来了,为了消除自己被查所带来的一些影响,所以张文定刻意没有去管当时谁有没有对他落井下石,而是选择了使功不如使过这一招,让工作快速的恢复起来。现在,时间过了这么长了,有些位置,似乎也确实可以调整一下了。

    更何况,他当初其实也是有把全县的干部来一轮调岗的。

    只是,正在他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并且,以木湾镇的班子调整开了个头的时候,白珊珊那儿传来了消息,让他不得不分心应对,再然后,省里就来了人……

    现在,工作都上了正轨,那么,县里各部门和下面各乡镇的班子调整,可以提上日程了。

    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强化他张文定在燃翼县的权威,另一方面,也可以在这时候,给有功劳的一部分同志肩膀上加加担子,同时呢,有些跟不上时代,或者能力有所欠缺的同志,以及一些私心太重,无心工作的干部,那就不能在重要的岗位上呆着了。

    县里现在进步了快速发展的时候,各部门各乡镇的负责同志,都要与时俱进,跟得上县委的步伐,那些跟不上的,县委不会等他!

    “你说的这个情况……”张文定迟疑了一下,然后道,“我们这些公务人员,就是为人民群众做好服务工作的,也是为你们这些投资商做好服务工作的。对于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县里也要听取一些你们的意见和建议。这个……到时候看工商联开个会吧。”

    “工商联啊……”黄欣黛嘴角扯了扯,道,“他们找过我,让我过去当个副主席,我还在考虑。”

    现在万物公司是县里最大的企业,又是张文定亲自引进来的企业,工商联那边肯定是要主动找上黄欣黛的。

    对这一点,张文定没什么意外。不过,黄欣黛居然还在考虑,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倒是让张文定有点意外。

    毕竟,以黄欣黛的性格,像这种事情,应该不会热衷,但也不会抗拒,怎么到现在还在考虑呢?

    当然了,黄欣黛怎么做事,肯定是有她自己的考虑的。

    张文定并不想干涉她怎么做事,只是话说到这里了,他肯定是要表个态的:“我跟统战那边说一声吧,你这么大的企业家,怎么着也要进市政协,然后省政协才行嘛,县工商联太小了。呃,人大也行,你是想进政协还是人大?县里都可以推荐。”

    黄欣黛笑了起来:“这个不劳你操心了,市里相关部门和我联系过。倒是你自己,以后怎么说也是市领导了,市里不比县里,在县里你是一把手,在市里你虽然是市领导了,但却是排名最靠后的市领导之一,以后和市里那些人怎么打交道,你心里有谱了吗?”